老凤凰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党史博览

毛泽覃:英雄长恨,血洒红林

时间:2015-05-28 08:27   来源:未知   作者:党委办公室   

毛泽覃(1905—1935),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今属韶山市)人,毛泽东之弟。1921年在长沙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10月转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秋赴广州,曾在黄埔军校政治部和广东区党委工作,后到武汉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任书记。1927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是年冬被派赴井冈山与毛泽东联络。1928年初任遂川县游击大队党代表,后奉命带队参加接应朱德、陈毅部队与井冈山部队会师。同年5月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三十一团三营党代表。1930年1月任红六军政治部主任,曾代理军政治委员,同年10月任中共吉安县委书记。1931年6月任中共永(丰)吉(安)泰(和)特委书记兼红军独立第五师政治委员。1932年任中共苏区中央局秘书长。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留下坚持游击战争,任中共苏区中央分局委员、红军独立师师长、闽赣军区司令员。1935年4月26日,在江西省瑞金县(今瑞金市)安治乡黄鳝口大山中作战时英勇牺牲。

奉命赴闽西

中央红军主力撤离根据地后,留下的红军和游击队有两大主力:一是项英领导的中央分局下属红二十四师及各游击队,在江西境内;二是中共福建省委书记万永诚领导的福建闽西红军和游击队。

1934年10月长汀县城失守后,福建省党政军机关从原驻地长汀城随即迁移至闽西四都山区。占据苏区的反动派,一面调派重兵寻找尾随红军主力部队,一面下令部分“围剿”部队掉过头来搜寻留守苏区的红军部队。蒋介石叫嚣三个月内全歼红军。他任命卫立煌、李默庵为驻闽第十绥靖区(闽西)正、副司令官,指挥8个正规师和部分地方保安团等反动武装共10万余人,于1935年1月对闽西留守红军和游击队进行首次联合“清剿”行动。

国民党军了解到红军虽善于打运动战和游击战,但存在重型装备缺乏、资源匮乏的弱点后,便以绝对优势兵力,构筑封锁线,每向前推进一步就筑垒、修栅、建碉堡,设置一道道严密的封锁线,对红军和游击队进行长期围困,企图达到不战而歼之的目的。

当时,中共福建省委、军区及其直辖部队有4000余人,全部转移到四都。这本身就是个错误。四都乡是丘陵地区,一无天险,二无坚固的屏障,区区几千人,装备简陋,根本抵挡不住国民党的十万大军。万永诚不顾敌我力量悬殊,也不避敌锋芒,反而命令将士构筑工事,采用硬碰硬的作战方式,与敌人进行正面交锋。尽管红军和游击队将士个个奋勇作战,但仍然是寡不敌众,无法突破敌人的严密封锁线。后来,只有陈潭秋、邓子恢、谭震林所部从中央苏区突围出来的100余人,安全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而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兼福建军区政治委员万永诚、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吴必先、福建军区司令员龙腾云等率剩余的闽西红军和游击队约2000人仍被国民党军重兵围困在四都乡一带。

此时,万永诚仍一意孤行,率省机关和所辖独立第十九、二十团等剩余部队,退至长汀、上杭、武平与江西瑞金交界的四都山区一个狭小地带等待敌人再次进攻,企图打一个歼灭战,来挽救当时的不利局面,重振将士士气。他的这一做法,立即遭到张鼎丞等人的反对。张鼎丞为了红军的前途和广大红军指战员的生命,据理力争,建议改变战略战术,广泛开展游击战争,扭转不利局势。但万永诚等人不重视他的建议,只给他一个省委特派员的名义,让他回龙岩、永定领导开展游击战争。

万永诚率福建省委机关及所部约2000人,又整整苦战了几个昼夜,损失惨重,队伍一下子锐减到600余人。最为可惜的是,福建省委唯一的一部与上级联系的电台也在激战中被国民党军炮弹炸坏。至此,福建省委失去了与中共苏区中央分局领导项英、陈毅等人的联系。

由于联系的中断,身处江西于都宽田的苏区中央分局领导项英、陈毅等,也同样无法知晓福建省委的情况。当时,苏区中央分局急需尽快将红军中年老体弱的干部转移到上海治疗,因此福建经香港通往上海的地下交通要道是否畅通,关键在于福建省委能否生存。

1935年2月中旬,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留守红军大规模“清剿”刚刚结束,项英等立即决定派遣有较丰富山区作战经验的毛泽覃带领一个连的兵力前往闽西,去找福建省委书记万永诚:一是传达中央书记处和苏区中央分局关于开展游击战争的指示,二是了解福建省委当时的处境,三是让毛泽覃前去指导工作,开展游击战。项英还任命毛泽覃为福建省委秘书长。

毛泽覃带领队伍成功突围后,途经于都南部的禾丰、会昌的白鹅,几经周折到达闽西,终于在四都山区与福建省委书记万永诚、省军区司令员龙腾云等会合了。


    (作者:胡小平; 来源:党史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