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凤凰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风情大别

大别山的杜鹃永远红

时间:2015-04-16 09:47   来源:未知   作者:党委办公室   

  爸爸,亲爱的爸爸,不知不觉又是清明节。像往年一样,我们回到魂牵梦绕的大别山,与父老乡亲一起,看望长眠于此的爷爷许世友将军。而今天,您悄悄地依偎在他老人家的身边,静静地、深情地、永远地。清明的细雨连绵,满山遍野的杜鹃花上沾满了雨滴,我们却忍不住涌起仍未消散的悲痛,给爷爷敬上一杯浓香的茅台,再带给您一瓶您最喜欢的、最便宜的故乡醇酒。您说过,家乡酒很香、很甜……

  爸爸,您还记得吗?一年多前,您终于同意去武汉看病。那一天,风和日丽,天高云淡。十几年了,您未曾离开过新县这片山野。一路上,您一直远眺着大别山绵延的山岭,那般专注、那样依依不舍。远处,一片一片的映山红,红得似火。在您的家乡乘马岗地带,您久久凝视,我悄然看见,您的眼里充盈深深的思念、挂念,我知道,您想回去看看,看看在炮火硝烟中把您抚养大的曾祖母,看看您深爱的替他尽孝而无怨无悔的爷爷许世友将军,看看您从小与爷爷奶奶一起居住的旧房子,看看英雄的大别山父老乡亲……

  如今,爸爸,您长眠在这里了。与您的祖母、父亲紧紧依偎在一起,你们祖孙三人终于团聚了,团聚在这火一样燃烧的映山红中。您也终于完成了爷爷的嘱托,你们三人都长眠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引来全国各地无以数计的百姓无尽的怀念与哀思……

  那是29年前一个雷雨交加的傍晚。1985年10月22日16时22分,爷爷在南京与世长辞。您带着我去向爷爷作最后的告别。当时,闻讯而来的老首长、老红军很多。习仲勋爷爷专程坐火车从广州赶来,代表党中央悼念爷爷。您怀里揣着一封爷爷于1979年10月22日给您写的亲笔信——“许光:邮去现金伍拾元整。这伍拾元钱是为我准备后事用的,用这笔钱给我买一口棺材。我死后不火化,要埋到家乡去,埋到父母身边。活着精忠报国,死了要孝敬父母。我今年七十四岁了,身体很好,活到八九十岁,也只有十多年了。你们可以先做准备。”

  正是您把这封怀揣了整整6年的信,作为爷爷的遗嘱上报中央。后来习仲勋爷爷代表中央政治局来到南京,转达邓小平爷爷的专门批示,同意爷爷回家乡安葬在母亲身边,满足了爷爷一生唯一的要求。开国功臣,战将云集,唯有爷爷享此特殊。从此,爷爷终于回到了他日夜想念的大别山革命老区,回到他一生无法尽孝已逝多年的母亲身边。而爸爸您一直守护着他们,陪伴着他们。

  雨洒大别山,清明春雨,纷纷扬扬,下个不停,那山,那雾,那雨,洗抹了多少往事,唯有雨中的杜鹃花,却开得分外红。

  爸爸,小时候您常带我去看《闪闪的红星》,可是您从未提及您就是电影里边的“潘冬子”,只是每次看完电影,回到家中,您总是默默地在房间翻看一些东西。有一次,我悄悄地从门缝里看见您拿出一些照片,还有一堆信件。直到您去世后,我才知道您为什么那么喜欢看《闪闪的红星》。原来,电影主人公潘冬子的原型就是爸爸您——爷爷许世友的长子。

  那是在著名的黄麻起义之后,爷爷参加坚守在大别山地区的红四方面军。1932年,您不足3岁,爷爷便随红四方面军转战川陕。从此父子一别多年,生死不明。您与曾祖母相依为命,饱尝人世间冷暖沧桑。您从小便加入了儿童团,为山里的游击队送信、送盐,参与打土豪,多次躲过还乡团的残害。1949年,在王树声大将的帮助下,曾祖母带着您终于找到爷爷,祖孙三人得以团聚。后来,爷爷将您送进抗日军政大学山东分校,您的经历引起一个人的注意,他就是《闪闪的红星》的作者李心田,您的班主任。于是,潘冬子诞生了,影响了整整几代人。而潘冬子的真正原型,毕业于海军舰艇学院、已任北海舰队舰长的您,为了让爷爷能全身心地致力于国防建设,受父之命,悄然回到家乡,替父行孝。在送走曾祖母之后,您本来有多次机会可以再回到海军部队,或到大军区机关任职。可您却一一放弃,遵照爷爷的指示,扎根新县,在偏僻落后的革命老区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回报人民,付出了40余年的精力。您的一生光洁如玉,毫无瑕疵。您的为人极其低调,艰苦朴素,光明磊落,淡泊名利,一生清廉,在当地百万老区人民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出殡那天,数千父老乡亲排成长队,赶到爷爷墓地广场来送您上山。直到今天,越来越多的老区人民,全国各地的人们赶来纪念爷爷,也纪念您——你们是真正的共产党人。

  爸爸,您和爷爷一样,在前途、名利、个人利益面前,永远都选择放弃。1965年,当您放弃舰长职务时,很多人都感到惋惜,而您却认为,共产党员不一定非得当将军、扛将星才算有光明的前途。当革命需要的时候,扎根农村,在革命老区工作一样无上光荣。在新县工作期间,您一身正气,一生艰苦朴素,生活上从不追求享受。爷爷生前着普通军装、军棉袄、圆口布鞋,还有自己编的草鞋。而您一生是上身着旧蓝布衣,下身是洗得发白的的确良军裤,直到去世。你们用实际行动弘扬了我党一贯的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和政治本色。

  在新县,您为了盖楼给几十户没有住房的平民百姓,放弃了自己带院子的房子。别人搬家是越搬越大,越搬越漂亮。您却是越住越小,越换越简陋。您从1995年开始一直住着自己选择的60平方米的两居室,不愿装修,不愿买家具,不愿换电视,甚至不愿意换灯泡,直到去世。您还用着80年代的沙发,70年代的大立柜、写字台,90年代的老式电视。罹患绝症后,您的身体每况愈下,夏天溽热如蒸,儿女们想给装空调,可您坚决不同意,嫌太破费,客厅里仍悬挂着老式吊扇。我们儿女多次要给您改善住房条件,您都坚决拒绝,还教育我们说,你们官当大了,一定要注意不要占公家便宜。你们爷爷去世时只有1100元存款,喝茅台酒没有一瓶是公家钱买的,都是爷爷花工资买的,你们要继承下来,不要抹黑。我的工资够了,不需要添换什么东西。

  爸爸,您与爷爷一样,一直恪守共产党人的宗旨,那就是一切为了人民的利益。任何超标准的物质享受,都会觉得有愧于天地民心,有负于人民的期望和信任。1979年10月和1980年11月,爷爷先后两次给您发了绝密信,立下遗嘱,并分两次给您寄了250元钱。在第三封信中,爷爷专门讲:“棺材不要做得太好,比一般老百姓做的棺材要差一些才行,做得太好了,老百姓看到会讲话的。”正是爷爷的这种生活永远低于人民的品质,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您。不知不觉中,您按照爷爷的要求,自觉地维护着共产党人在人民群众中的良好形象。

  爸爸,您和爷爷几十年父子情深,始终保持着非常密切的联系和来往。您去世后,我打开了您从来没有让我们看过的永远锁着的抽屉,那竟是一抽屉爷爷亲笔给您写的信。那时每年您都要带我们去看爷爷几次,共享天伦之乐。其他时间,您利用出差、开会时机,也常常去南京、广州看望爷爷。然而您除了给爷爷汇报介绍家乡的发展建设之外,从不给爷爷讲一点困难、提一个要求,甚至两个哥哥当兵入伍,您都让他们从当地应征入伍。当兵期间,您也没有给爷爷提一句提干的事情,两个哥哥全部复员回乡。要知道两个哥哥是爷爷仅有的两个孙子。而回乡之后,您作为分管转业工作的县领导,没有打过一个招呼,开过一次后门,如今两个哥哥都在新县普通工作岗位上,和您一样无怨无悔。

  ……

  巍巍青山,英雄儿女。爸爸,川流不息的前来献花敬酒的父老乡亲表达他们对爷爷和您的崇敬、信任和爱戴。没有了惊心动魄的枪声,没有了那千疮百孔迎风飘扬的战旗,爷爷的墓碑上,红五星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父亲的墓上,金色的党徽在灼灼闪烁,与满山的映山红交相辉映。爷爷是开国元勋,战功卓著,出身农民,却名垂青史;爸爸是红军之后,和爷爷血脉相传,纯朴如初,身上永远带着泥土气息,继承和发扬了共产党人的优良传统和品质,他们都得到百姓的敬重和爱戴,他们是纯粹的中国共产党人。

  映山红遍,皆因烈士血洒大别山,有这些如火如荼的杜鹃花相伴,曾祖母、爷爷、爸爸不会寂寞。

  爷爷、爸爸,你们安息吧!
   

    (许道江,系新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许光的大女儿,现任第二炮兵后勤部卫生部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