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凤凰平台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高教视点

创客“小鱼”如何弄潮“互联网+”

时间:2015-06-15 10:06   来源:未知   作者:党委办公室   

  “就像又一次改革开放,大学生创业进入了一个不差钱的时代!”北京师范大学创业协会会长李远哲形容,目前的大学生创业局面如“新笋迸龙雏”。他没有夸张,记者对大学生创客的约访就是见缝插针完成的。一刻不得闲的“老板们”忙于营销推广、约谈融资,有人已经休学专事创业。

  当今时代,互联网蓝海在为大学生打开创业空间的同时,也降低了创业的门槛,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试水创业。

  “下海”,有一个好想法就能起锚

  据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赵方研究,近10年来,网络创业型模式在积累演进型模式、依附式创业模式、知识转化型模式等传统创业模式的基础上,已经成为大学生创业的主流。而以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微信公共号为载体的创业模式因其成本低、易学习、积累用户优势突出等特点,将继续推进大学生创业迅猛发展。

  2014年,美甲、美发、洗车、家政等领域都爆发了获得大量资本的“O2O”项目,这给大学生创客很大启示。“只要能敏锐抓住大学生在日常生活消费中的痛点和刚需,就能产生一个好的创业构想。”李远哲说,在小切口上满足大学生群体的需求,通常可以成为一个“互联网+”创业项目的起点。

  北京师范大学的“蜂鸟送”项目,承诺一个小时内把帮用户代购的商品送到床头。“他们抓住了大学生喜欢吃夜食又习惯宅的特点,目前这种上门服务的模式很流行,唱响了‘懒人经济’。”李远哲介绍他进行的“清北人师教育”项目,依靠的是“O2O”创业的另一种模式——运用平台思维实现对线下资源的有效利用。“三、四线城市的初高中学生对补课有需求,而教师按规定又不能给学生补课,我就把在京高校的同学召集在一起,通过网络授课和组团返乡直授的方式满足需求。”李远哲说。

  “互联网+”的大势提供了将传统行业互联网化的广阔空间,线上线下服务的一体化即意味着商机。目前,大学生创业项目大多涉及教育培训、求职咨询、生活娱乐消费等领域,服务对象以大学生、“准大学生”、“后大学生”为主,并呈现日趋丰富的类型。

  “在‘O2O’创业的服务对象中,大学生用户显得尤为重要。他们不仅规模庞大且乐于尝试新的应用,愿意为自己的兴趣买单。”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2011级学生、创客谢青远认为,大学生市场潜力巨大,“还要考虑高校联动的触发效应,某项创新应用一旦在某些学校取得成功,极有可能会触发其他学校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大学生往往能够引导一种新的‘O2O’产品由校园推广至全社会的潮流。”

  好酒也得变着法子卖

  高校创客团队往往擅长用新媒体进行推广和营销,“酒香也怕巷子深”,他们主动放大移动社交的功能。在满足用户需求、增加用户黏性上,大学生创业项目花样百出。

  北京师范大学“飞狐鲜果”项目瞄准了空间尚广的生鲜市场,从产地将当季水果直邮给用户。“为了实现良好的用户体验,我们定制了解决消费场景不便的小工具,设计了剥橙器随单寄送。”项目创始人邓永春表示,不断加强颠覆式的微创新满足消费场景需求,是团队日后的方向。

  目前已覆盖北京多所高校的“三衫校园”的创业项目,为大学生提供创意定制服衫的服务。为了打造“校园潮牌”,他们在营销模式上费尽心思,“我们挑选每所学校的人气同学做模特,拍摄宣传片进行营销;再学小米公司,采取预订模式,进行饥饿营销;最大的创新点在我们使用独立客服,和用户交朋友,通过频繁互动进行用户沉淀,目前微信好友已经超过1000人。”项目创始人刘洪灏认为,大学生创业团队应该巧用快速、轻巧、有用的互联网营销方式,实现用户的有效增长,为后来的竞争者设置壁垒。

  “他们通过社交媒体、自媒体平台进行交互式的自我营销,与使用者发生频繁的交互关系和互动营销,赋予产品高附加值,以形成差异化战略。”李远哲说,多数大学生创业项目已形成明确的用户意识,在当前以流量变现为基础的眼球经济中创意频现。

  聪明的创客利用互联网“讲故事”,“塑造”公众的期望值以刺激消费需求,有梦想、有情怀的创客形象甚至走在他们的产品之前。开设“伏牛堂”卖米粉之前,北大硕士毕业生张天一先写了一篇《我为什么卖米粉》的自述,凭借有情、有理、有据的分析吸引了大范围的社会关注;追梦网创始人杜梦杰的创业动机始于他大三时通过众筹得来的6万元实现了环游世界的梦想,当时正是一封将近两万字的筹款信为他提供了敲门砖。

  “大学生创客未被社会化大工厂洗礼,在导致大学生创业者专业性欠缺的同时,也造就了他们在创业时有更多创意的想法、热情的行动、勇于突破常规的创新。”谢青远认为,大学生创客在传播营销方式上对用户需求的创意引导,是其对创业格局的独特创新。

  江湖浪高,创客如何行船?

  创办“卖菜”APP“天平派”的北大毕业生黄礼君、清华毕业生朱保举,在移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他们遭遇的险恶“伎俩”:他们前脚刚说服菜商安装他们的APP,就有彪形大汉尾随而至,以升级软件的名义让菜商卸载“天平派”APP,而安装了另一款同类产品;他们甚至还发现送货时订单被竞争者捷足先登的情况。

  对于踊跃试水的大学生,互联网蓝海既提供了发现新大陆的可能,也暗藏着折戟沉沙的凶险。

  “有人说没有技术基础的大学生不能进行互联网创业,其实只要你有好的想法,即使你是把创意画在卫生纸上,也会有大公司拉资源拉团队去实现这个商机。”李远哲说,在创业产业链上,大学生是小鱼,他们灵活、善思,易于发现互联网蓝海里不易觉察的洞天;大公司是大鱼,随时可能一口吃掉小鱼;而互联网巨头则像鲸鲨。“大学生创业团队是小作坊,如果巨头认为你影响了他们的产业布局,他们就会发动攻势对你进行收购或仿制。”

  除了同类竞争者和互联网巨头,投资方也是“小鱼”容易遭遇的暗礁。“我觉得目前融资虚热,资方就像在赌博,一轮一轮增加创业项目的市值,最后将其变成社会企业推给公众。其中存在融资不到账、股权结构坑人等各种威胁,大学生如果不辨机宜,可能会承担背负巨额债务的风险。”李远哲认为,创业的大学生应该警惕资本方和孵化器圈人、圈地、圈云的浪潮。

  长期关注创新创业的自媒体作者刘旷指出,投资者在挖掘新的创业项目时,尤其喜欢有冲劲的90后学生,“很多年轻人面对资本诱惑时,往往容易心花怒放,轻易就被资本绑架。创业大学生一定要保持头脑清醒,先想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融资,即便需要也要对投资人或者机构进行一定考察后再决定。”

  “创业不会失败,失败的只是项目。”邓永春认为,大学生的创业其实是一个不断积累经验的过程,即使失败了,但只要在创业中表现出见识和能力,也还会有新的创业机会抛来橄榄枝。(本报实习生 陈少远)

    《中国教育报》2015年5月27日第1版